100多个创可贴赢来技能大赛奖牌

利来娱乐开户即送518元

2018-10-23

张骥(左一)在操做固井设备。

记大庆钻探公司钻技一公司固井工张骥□文/摄本报记者蒙辉在大庆钻探公司钻技一公司GJ12002队▓▓,要找一个胖乎乎的、人缘好、特能“忙活”的小伙儿,人们马上会脱口而出,那是张骥。

张骥是一名普通的固井工,然而,普通的固井工却“鼓捣”出不小的事儿:2016年经过层层选拔,取得中国石油固井工大赛铜牌;工作中改良水泥车洗车管线▓,获得钻技公司三等奖;革新水泥车法尔垫子快速安装工具,获钻技公司三等奖;大庆油田公司技术能手、优秀员工、杰出青年等荣誉奖项,上班4年拿了十余个▓。

见到张骥时,他刚刚借调到钻技一公司生产运营部,新鲜劲还没过去。

谈到过去熟悉的生活▓,漫草荒坡,轰隆隆的水泥车▓,抡了无数次的榔头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

1991年2月出生的张骥赶上个“马尾巴”▓,父母对家里的独生子寄予厚望,希望他成为一匹千里马。 2014年,张骥从东北石油大学金属材料工程专业毕业,分配到大庆油田公司钻探公司钻技一公司GJ12002队,一直干到现在▓▓。

初来乍到▓,严峻的考验摆在面前。 上井的第一天,面对庞然大物般采油设备和复杂的操作流程,张骥突然发现自己成了井场上唯一的“多余人”。

固井中最常用的是榔头,固井设备处在高压强状态,需要用榔头撞击的力量把螺丝拧紧。

别小看这个活,看着容易做起来难,张骥抡起榔头才发现▓,用不好这股劲,榔头直往自己膝盖上“招呼”。

看着师傅一下下有板有眼,自己使蛮劲累得呼哧带喘也不太像样。 在采油行业的各工种中,固井是最苦最累的工作之一。

一个独生子▓,家务都很少干,更何况要承担如此重体力劳动。

一天下来就有点撑不住了。 张骥有点灰心,从一名大学生到一个抡榔头拼体力的石油工人,落差太大了。

很多和他一样的大学毕业生都会面对这样的彷徨,有的人选择了离开。 然而,对张骥来说,遇到困难畏缩逃避从来不是他的性格,骨子里的倔强使他选择迎难而上。

(下转第三版)(上接第一版)榔头砸不好就下班后自己加练,工具认不全就做卡片帮助记忆,师傅忙不过来就跟班偷师学艺。

他还利用业余时间翻书研究、上网查阅车辆设备相关知识,不懂就问师傅和技术员,保养车时早去晚走,研究熟悉各种零部件。 野外施工受天气影响大▓。

雨季▓,重达20多吨的水泥车开不进草甸;冬季滴水成冰▓,不仅人要克服寒冷▓,施工用的泥浆保暖也非常困难。 然而这些都被张骥一一克服了▓,他把这些当作成长过程中的一个考试▓,只有通过了才能笑对人生。

“心态稳了就会乐在其中▓。 ”张骥这样想▓。

固井是一套严谨运作、高技术含量的工艺流程,特别是特殊工艺井▓▓、疑难井施工更是有很深的学问▓。 在担任水泥车操作手后,为尽快熟悉掌握流程原理,他天天拿着车辆管路图琢磨研究,图纸都翻烂了也没觉得辛苦。

点滴的积累加上反复的实践让他很快实现独立顶岗,小小的操作台让他真实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。 靠着勤奋钻研,张骥很快在青年工人中脱颖而出▓,并被选中代表大庆油田公司参加中石油职业技能大赛。 全力以赴的准备阶段,近两个月时间里,张骥和队友每天朝七晚九坐在电脑前,题库模拟试题循环测试▓,大脑不能停顿,眼睛紧盯屏幕▓,既要准又要快▓。 那段时间,他的脑子里只有题▓,吃饭洗澡都在琢磨,因为他知道只有靠加倍训练才能弥补经验和知识储备的不足▓▓。

在团队的协作下▓,选拔赛中他和16名队友均获得满分的好成绩▓▓,超额完成预定目标。

作为唯一入选决赛的“90后”,张骥全力以赴准备决赛。

他知道自己的底子差、经验少,于是每晚都去加练,经常练得双腿发抖▓,双手抽筋▓▓。

为了独立安装40多公斤的旋塞阀,全身磕得青紫,贴满了止疼膏药,手指被油壬割得全是口子,一百个创可贴几天就用完,但在这样众志成城的氛围里,身体的伤痛早就被抛在脑后,为的就是能看到秒表上减少的那一秒。 终于,在最终的决赛中,他们以优异的成绩获得铜牌。

蜕变必然要经历阵痛,从岗位新人到有思想有创新的业务尖兵,张骥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个人才的成长全过程▓。